陆正耀资本大败局:神州优车摘牌,已卖身的神州租车巨亏42亿

jing 50 0

2021年03月22日资讯,由于未能按期披露年报,神州优车(OC838006)从新三板终止挂牌,自3月12日收到通知到最终摘牌,仅有十天时间。

神州优车被视作“神州系”及陆正耀在资本市场上的最后一块遮羞布。陆正耀最风光时,其“神州系”下有三家上市或挂牌公司,包括神州优车、神州租车,以及成立18个月即上市的瑞幸咖啡,吸金范围遍布新三板、港股及美股纳斯达克。

然而,从2020年4月瑞幸咖啡自曝财务造假后,“神州系”资产就接连爆雷。自那时起,港股神州租车(00699.HK)便开始寻找买家。今年2月,神州租车终达成协议,预计将在今年7月完成私有化。3月15日,神州租车发布了完成私有化前的最后一份财报,财报显示,神州租车在2020年净亏损达到了41.6亿元。

去年6月,瑞幸咖啡已经宣布从纳斯达克退市。今年2月,瑞幸咖啡在美申请破产。自此,“神州系”下三大上市或挂牌公司均告别资本市场,并逐渐与陆正耀脱离股权关系。

股权层面变动的背后,是糟糕的经营。从瑞幸的财务造假,到神州租车业绩骤降,再到神州优车不惜摘牌来“雪藏”宝沃财务,陆正耀激进的扩张方式,影响了整个“神州系”。而现在,“神州系”努力打造的“汽车生态版图”已然溃败。

神州租车“卖身”时,上汽、北汽等诸多汽车厂商曾参与竞标,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对于瑞幸咖啡,已不担任任何职务、不拥有股权的陆正耀,之前仍与昔日的左膀右臂开展了一场“宫斗”。陆正耀显然不是一位容易放弃的“大佬”,但“神州系”帝国,也正面临黄昏。


神州优车“雪藏”宝沃财务

陆正耀资本大败局:神州优车摘牌,已卖身的神州租车巨亏42亿-第1张图片-智者

3月16日,神州优车发布公告称,收到全国股转公司“终止挂牌决定”,自3月22日起终止在新三板的挂牌。据公开信息显示,神州优车自2016年7月挂牌,至今已超过4年。

摘牌的直接原因,是神州优车未能按期披露2019年的年报。AI财经社注意到,神州优车在披露年报问题上曾做了好一番拖延。

2020年7月底,神州优车发布公告称,因公司组织机构较多且分散在全国多地,受北京疫情防疫措施升级的影响,2019年度审计工作的开展再次受到实质影响。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是神州优车二度拖延年报发布。

但在外界看来,年报拖延的背后是神州优车难看的业绩。在2020年,神州优车一面剥离神州租车,一面“雪藏”宝沃的财务。2020年7月底,中国证监会下发《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督促神州优车应从当日起将北京宝沃纳入公司财报合并财务报表范围。

但神州优车不仅认为这一结论与实际情况不符,还宣称此举会增加公司2019年度财报的审计难度及编制工作量,将此作为再度拖延年报的发布原因。

2018年底,神州优车通过壳公司长盛兴业,以39.7亿元从福田汽车收购宝沃67%的股权,属于宝沃的控股股东,按照惯例,神州优车自应当合并宝沃的财务报表。然而,根据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的统计,2020年宝沃累计销售新车8740辆,同比大幅下降84%。

此前,神州优车旗下已包括出行、电商和金融三大业务板块。其中,出行由神州租车和神州专车组成,电商则主要是神州买买车,金融业务主体为神州车闪贷。但在过去两年间,神州优车的三项业务相继出现问题。

神州优车最后一份财报为2019年半年报。财报显示,在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19.20亿元,同比下降48.98%,净亏损6.52亿元。对于业绩的大跌,公司解释称,专车及车闪贷业务收入有所减少,以及对宝沃汽车“新零售”模式的投入,是导致业绩下跌的原因。

如今来看,收购宝沃,的确是神州优车财务由盛转衰的开始。从其正常披露的2016-2018年财报来看,神州优车分别实现营收58.45亿元、98.56亿元、59.49亿元,同时,挂牌三年也由亏转盈,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35.80亿元、-2.62亿元、2.70亿元,利润逐步转正。

直至摘牌,神州优车也不愿公开自身业绩,并“雪藏”宝沃财务状况。这背后,陆正耀曾引以为豪的汽车版图,在过去两年中崩溃。


从宝沃到神州优车,陆正耀“击鼓传雷”

陆正耀资本大败局:神州优车摘牌,已卖身的神州租车巨亏42亿-第2张图片-智者

事实上,业务上的依赖关系,已将宝沃与神州优车的命运深深绑定。

根据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的统计,2020年宝沃累计销售新车8740辆,同比大幅下降84%。而在2019年全年,宝沃汽车还有5.45万辆的销量。

如果仅用销量大跌来形容宝沃2020年的业绩,实际并不准确。如今来看,宝沃2019年的销量无疑有“虚胖”的嫌疑。

历史上,宝沃品牌创立于1919年的德国,1961年经营不善破产。2014年,主营商用车制造的福田汽车为切入乘用车赛道,买下宝沃品牌所有权,最终2015年将这一品牌国产“复活”。创业之初的2016年、2017两年,宝沃分别实现3万辆、4.4万辆的销量。

彼时宝沃销量之所以能快速增长,无疑赶上了乘用车SUV品类高速增长的东风。两年间,宝沃发布的新车BX7、BX5、BX3全部为SUV,占据了品类下的所有细分赛道。

但这套崛起路径并不特殊,那两年,几乎所有车企都可以通过生产高性价比的SUV而崛起,包括如今经营不善的众泰、海马、江淮等。然而,2018年后,SUV赛道迅速变为红海,缺乏品牌积淀、产品核心竞争力的车企迅速败下阵来。也是在同年,宝沃销量下跌至3.3万辆,跌去了四分之一,最终被福田放手。

2019年,行业趋势并未发生变化,靠SUV崛起的车企迅速溃败。而宝沃的销量之所以能逆势增长至5.45万辆,来自神州租车采购的支撑起了关键作用。

AI财经社从港股上市公司神州租车的财报中看到,2019年神州租车最大供应商的采购量占其总采购量的比重高达60.53%,在外界看来,这一最大供应商便是宝沃。

除了“左手倒右手”般的采购外,神州优车激进的营销、金融策略,也在为宝沃拔苗助长。在陆正耀的安排下,刚将宝沃收入囊中仅一个月后,2019年1月,陆正耀宣称要通过“产业链改造和平台赋能,全面实现产销分离、渠道重塑,重构汽车消费”,由此推出神州宝沃汽车新零售平台。

实际上,这是一套激进的金融策略。陆正耀通过神州租车全国的网络,为宝沃推出了深度试驾、零首付购车、90天内无理由退车等服务。

而在渠道端,这引发了整个经销商网络的普遍不满。按照汽车的传统销售模式,4S店投资模式重、回本周期慢,其盈利能力往往与主机厂的商务政策直接挂钩,而主机厂的营销及服务,最终也需要通过4S店来实现,因而经销商与厂商往往深度绑定,主机厂会承诺在一定区域内只设固定数量的网点,以保证收入。神州租车店面的切入,显然打破了平衡。

不仅如此,神州宝沃还组织建设“旗舰店、专营店、授权店”三级店面,称要通过新零售店面下沉打造“千城万店”,无限贴近客户的网络。从2019年开始,很多自“福田时代”开始跟随的经销商要求退网。

从渠道到金融方案,“神州系”都大张旗鼓地做了起来,但唯一支撑不起的,却是最重要的环节——产品端。除了在上述三款SUV的基础上发布年度改款车型外,神州时代的宝沃在产品上几乎没有任何建树。不仅如此,宝沃产品还屡屡被曝出质量问题。

无疑,宝沃所涉及的汽车制造的确是撬动神州优车金融、二手车、租售业务的关键,但通过这张汽车版图的大网,整个“神州系”也陷入“牵一发动全身”的境地。神州租车在2020年业绩暴跌,不得不缩减采购后,宝沃的销量也随之骤降。


神州租车卖身,陆正耀能否放手?

陆正耀资本大败局:神州优车摘牌,已卖身的神州租车巨亏42亿-第3张图片-智者

神州优车摘牌,意味着陆正耀及“神州系”在资本市场的最后一颗棋子即将离场。因为在此之前的3月4日,神州租车宣布私有化要约于当日截止,MBK Partners(安博凯)收到不少于90%的要约股份,剩余股份也将被强制收购。按照目前进度,神州租车预计将于今年7月向港交所申请退市。这也意味着,陆正耀的这块重要资产换了主人。

2020年11月,安博凯以17.71亿港元收购神州租车20.86%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紧接着以4港元/股的价格对神州租车提出全面收购。彼时,这一收购价格的溢价高达103%,按此计算,安博凯私有化神州租车的总对价为85.62亿港元(约合73亿元人民币)。值得注意的是,这一价格仅为神州租车巅峰时期市值的约六分之一。

如果说瑞幸咖啡的财务造假事件,是刺破神州租车股价的第一发子弹,那么其糟糕的业绩,是引起市值萎缩更重要的因素。3月15日下午,神州租车发布2020年度财务报告,在退市前的最后一份财报中,2020年公司总营收61.24亿元,同比下跌20.4%;净亏损41.63亿元,由盈转亏。其中,核心业务汽车租赁全年汽车租赁营收37.55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下降23.6%。

从瑞幸咖啡、宝沃到神州租车,随着“神州系”资产接连爆雷,创始人陆正耀资金链吃紧,2020年4月上旬,外界便传来陆正耀拟出售神州租车股份来偿还债务的消息。

AI财经社了解到,2020年4月瑞幸自曝财务造假之前,神州优车在神州租车中持股29.76%,为神州租车的第一大股东,但已质押了所持全部股份;而瑞幸咖啡事发引起神州租车股价大幅下跌的连锁反应后,神州优车即面临强制平仓的风险。

在后续的接触中,神州租车相继接触了多个买家,其中华平投资、北汽、上汽均传出有较强的接盘意愿,最终无果而终。

事实上,对于从神州租车“出局”后,陆正耀是否会真正放手,外界还有所猜测。截至目前,神州租车董事会中宋一凡为“神州系”出身,担任执行董事职务,其余五名则来自安博凯。

崩塌始于瑞幸咖啡?

已于去年6月宣布从纳斯达克退市的瑞幸咖啡,最近也有了新动向。3月16日,瑞幸咖啡发布公告表示,已与重要债权人达成重组支持协议。同时公告表示,瑞幸正在积极利用多种渠道进行融资,拟通过私募募集至少2.5亿美元。

今年2月5日,瑞幸咖啡在美申请破产保护,一度令当天盘前粉单股价下跌近40%。

2020年4月2日,瑞幸咖啡承认财务造假,次日神州租车盘中暴跌70%,导致神州租车采取紧急停牌措施。神州优车也同样大跌21%,一天之内市值缩水近75亿元。

瑞幸咖啡带来的信任危机,延烧到了“神州系”其他公司身上。加上疫情影响、业绩亏损,让整个“神州系”摇摇欲坠。此后,陆正耀为了剥离资产,神州租车开始屡屡传出出售的消息。但瑞幸造假的前科,也曾让很多买家犹豫不定。

但在2021年初,瑞幸咖啡还上演了一场陆正耀、钱治亚要求罢免CEO郭谨一的斗争。瑞幸7位副总裁、部分分公司总经理和核心业务总监共计24名高管签署联名信,要求罢免郭谨一。郭谨一则称,“举报信是1月3日由陆正耀、钱治亚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

即便已不在瑞幸担任任何职务且不拥有瑞幸股票,但陆正耀显然并未与瑞幸完全切割。

瑞幸咖啡董事会成立特别小组对郭谨一进行调查。2月17日,瑞幸咖啡发布了调查小组的调查报告,称“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证明郭谨一存在请愿信中所指控的不当行为”。随后,郭谨一发布内部信,称将加快优化公司的整体组织架构。

这或许也意味着,陆正耀对瑞幸咖啡的影响,也已经削减。

“神州系”黄昏

当初进行39.7亿元收购宝沃股权的豪赌时,按照陆正耀的构想,通过收购,“神州系”将完成出行市场的最后一块拼图,打造从汽车制造、租售、二手车再到金融的完整产业闭环。

然而,这一构想过于乐观。在陆正耀打造的“神州系”版图中,概念始终大于核心能力。羸弱的宝沃、疫情下业绩大跌的神州租车,共同导致陆正耀的“汽车版图”中制造、租售、金融二手车体系没能成为彼此的避风港,反而放大了压力。“神州系”公司之间的关联交易频繁,也让它们互相紧密联系,最终导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局面。

“神州系”的版图基本都和汽车行业有关,瑞幸咖啡是个例外。但也是瑞幸的爆雷,牵连了整个“神州系”。无论是瑞幸咖啡,还是“神州系”的其他公司,陆正耀一贯偏好是快速融资、烧钱和闪电扩张的资本游戏。瑞幸咖啡的横空出世和成立18个月即上市,将这一打法体现到了极致。而也恰恰是如此,瑞幸的爆雷为“神州系”的“神话”崩塌打响了第一枪。

“神州系”的衰败始于瑞幸咖啡的爆雷。但真正的起点,在外界看来,是陆正耀激进的扩张模式。“资本游戏”总会有终结的一日。

标签: 神州摘牌 神州租车 瑞幸咖啡 陆正耀资本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